Antoine Bourdelle的貝多芬

Bourdelle 曾說: 「音樂與雕塑對我而言是同一件事。」

在巴黎Bourdelle美術館看到這些貝多芬雕塑才知道這位作曲家帶給法國現代雕塑先鋒Bourdelle多麼深刻的影響。融合了古希臘藝術的傳統與現代藝術的特質,突破古典的空間觀念,使雕塑在人物形式和空間張力間得到巧妙平衡的Bourdelle一生有超過八十件作品是以貝多芬的臉為主題,這還不包括了數不盡的貝多芬素描與粉彩畫。

年輕時在書中閱讀到貝多芬的故事後,Bourdelle就深深為其奮鬥精神所憾動。 他堅稱在貝多芬的音樂中,他可以聽到「雕塑」。他曾說:「 從這個聆聽上帝的聾人而來的每一個哭聲都直抵我的靈魂,每一滴他額頭上滴下的汗水都落在我傷痕累累的心間。」( every cry from this deaf man who was listening to God struck straight to my soul. Sweat dripped from Beethoven’s forehead on to my bruised heart.)

Bourdelle是在1888年畫下了日後貝多芬半身雕像系列的第一章素描,後來這系列雖不算多麼標新,但已然可見法國現代雕塑之父羅丹所帶給他的影響跟啟發。1901年,Bourdelle 創作了青銅貝多芬雕像,定名為Tragic Mask。在這件作品上Bourdelle的力道、手法、表現力、情緒張力與內在的各種波濤洶湧是那麼顯而易見。後來有人說這也是雕塑開始脫離當時主宰它的新古典與浪漫派的開始,是雕塑走上現代藝術之路的起點。

Bourdelle在雕塑貝多芬的半身像時,常聚焦在他的額頭跟蓬亂的頭髮上。他的作品雖可見合作十五年的羅丹所給他的影響,但也逐步走出了自己的風格,而這些半身像系列後來也是Bourdelle這位完成過許多紀念碑的雕塑家創作生涯中深受巴黎藝壇認可的其中一些作品。

Tragic Mask 青銅雕
尺寸72.39 cm x 48.26 cm x 43.18 cm

從27歲到過世為止,Bourdelle 一直都持續雕塑著貝多芬。目前留下來的貝多芬像有45件。他從最初只是覺得他跟貝多芬長得有點像,到後來幾乎把貝多芬受苦於耳聾卻還能一直不斷創作的奮鬥精神內化到他心中,以致最終他能如此深刻地在雕塑裡表現出貝多芬內心的掙扎與一生的奮鬥。貝多芬真可謂是Bourdelle終生的主題啊!1929年,在他過世前依然雕塑著貝多芬,這兩個命運中的摔跤者終於能在天堂相會,緊握彼此的雙手,永不離分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