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蒙帕納斯的黃金歲月裡 – 雕塑家Ossip Zadkine

2017年,Jerome跟我一到巴黎走訪的第二個美術館是雕塑家Ossip Zadkine過往的居所與工作室改成的美術館。我很喜歡走訪故居改成的紀念館或美術館,因為在那樣的空間與物件裡,我可以感受或者想像這些創作者當年的生活。

1888年出生在今天白俄羅斯的Ossip Zadkine有個猶太父親與蘇格蘭母親。15歲時,父親決定把他送到英格蘭去學英文跟禮儀。之後他搬到倫敦,進入了倫敦綜合工藝學院(Regent Street Polytechnic),但他嫌那兒的老師太過保守。二十二歲時,他決定前往巴黎,在法國美術學院就讀了半年,然後很快就搬入了巴黎蒙帕納斯區的藝術家住所La Ruche。

二十世紀初,巴黎的藝術家們從蒙馬特搬往了蒙帕納斯,理由很簡單,就在是蒙帕納斯可以租到更便宜的工作室。Modigliani、Soutine、Foujita、Chagall, Kisling、Léger、Lipchitz、Picasso等人都遷到了蒙帕納斯,這也導致了以雕塑家Zadkine為代表的藝術學校的誕生。

多才多藝的羅馬尼亞裔法國詩人、散文作家Tristan Tzara曾說:「蒙帕納斯宛如巴黎的中心,而出生在俄國,當時卻已落腳於法國超過十五年的Zadkine則是其中一號靈魂人物。」因著藝術上的豐富、世界主義的興起與精彩的夜生活,蒙帕納斯走進了它的黃金時期。當時在這個地區的咖啡店裡,天天可見藝術家、收藏家與經紀人的蹤影。Zadkine說:「我每天都到知識分子聚集的La Rotonde(圓亭咖啡館),這也是我與Modigliani相會的地方,我們在此共度了1918一次大戰時期的荒年。我們會坐在室外的咖啡座,Modi會在我鄰近的桌邊為人畫肖像,每畫一張他就能賺到一法郎。」然後在另一個知識份子喜歡的Le Dôme咖啡館,Zadkine結識了Picasso ,並受邀去他家觀賞其畫作。而他也是在這裏,認識了出生芬蘭的畫家Survage;另外,蒙帕納斯還有一個詩人作家經常相聚的餐酒館Closerie des Lila(丁香園),Zadkin就是在這裏認識了法國詩人藝評家Apollinaire與美國作家Henry Miller等人。至於戰後的Zadkine,則常在蒙帕納斯的Le Select(菁英咖啡館)跟朋友聚會。

年輕時落腳巴黎後的Zadkine曾是立體派運動的擁護者,後來建立了自己受非洲與希臘藝術影響而成的個人風格。1921年他終於成為法國市民,並在二戰時擔任法軍擔架員。後來他受了傷,到戰爭結束都留在美國。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是完成於1951-53年之間的巨型雕塑The Destroyed City,這作品象徵著「一個沒有心的人」 ,座落在1940年二戰期間被德軍戰火摧殘的荷蘭鹿特丹市中心。

The Destroyed City

32歲時娶了畫家Valentine Prax (1899—1991)的Zadkine,婚後與妻子並無孩子。50多歲時自我放逐到美國曼哈頓區生活時,與美國藝術家Carol Janeway過從甚密,也為她留下了一些半身像。而他的另一位朋友 – 美國作家Henry Miller,則是將Zadkine作為藍本,創作了Borowski這個角色,寫作了Tropic of Cancer(北回歸線)一書。

1967年,曾得到過威尼斯雙年展雕塑獎的Zadkine因腹腔手術失敗而過世。79歲離世的他,葬於蒙帕納斯公墓 ,生前的居所與工作室就成了今日的Zadkine美術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